您正在瀏覽是   新聞中心 > 國際新聞  > 正文

悲痛!著名鋼琴大師傅聰因感染新冠在英國逝世

發佈時間 2020年12月29日08:56   來源 都市快報   編輯 馮傑   責任編輯王小明
 條評論   去評論> 選擇文字大小  

    當地時間28日,據奧地利音樂頻道消息,鋼琴家傅聰因感染新冠病毒於當日在英國逝世,享年86歲。

    27日,傅聰被媒體報道確診新冠肺炎。他的學生、英國皇家音樂學院教授孔嘉寧發文透露,“傅先生已經住院兩週,希望他能挺過來。”

    據悉,傅聰是著名鋼琴家,有“鋼琴詩人”美譽,為鋼琴事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其父親是著名翻譯家傅雷。

    今天凌晨3點多,李雲迪發微博悼念——

    網友悼念——

    《傅雷家書》,作者是傅雷、朱梅馥、傅聰,編者是傅敏。《傅雷家書》最早出版於1981年,三十多年來一直暢銷不衰。它是傅雷夫婦在1954年到1966年5月期間寫給傅聰和兒媳彌拉的家信,由次子傅敏編輯而成。

    這些家書開始於1954年傅聰離家留學波蘭。十二年通信數百封,貫穿着傅聰出國學習、演奏成名到結婚生子的成長經歷,也映照着傅雷的翻譯工作、朋友交往以及傅雷一家的命運起伏。傅雷夫婦非常細心,兒子的信都妥善收藏,重點內容則分類抄錄成冊。

    傅聰80歲時曾在杭州演出

    2014年5月30日,80歲的傅聰在杭州演出。都市快報曾報道《80歲的傅聰像頭獵豹 昨晚用琴聲在杭州呼嘯》,以下為當時報道全文——

    曾有人問過傅聰,音樂最關鍵的是什麼?

    傅聰毫不含糊地回答:“是赤子之心。”

    傅聰説,在《傅雷家書》中,最讓他感動的是父親的一句話,“一個藝術家,永遠要保持赤子之心。真正偉大的藝術家都是孤獨的,只有孤獨才能創造一個新的世界,讓這個新的世界去温暖、安慰更多孤獨的人。”

    昨晚,鋼琴大師傅聰就以一個人的孤獨之姿温暖了杭州大劇院一整場的杭州樂迷——2小時的鋼琴獨奏會,除了頷首示意外,老先生沒有講過一個字,全憑手指説話,把1500人帶入莫扎特和肖邦的世界。

    都説聽傅聰彈琴並不輕鬆,這個率性的老人天生有一種氣場,直接把人帶入浩大的音樂海洋。《降B大調奏鳴曲》開始前,一些遲到的人忙着找座位,傅聰像一隻獵豹,靜靜地坐在琴椅上,冷峻的眼神掃視着台下,那些優哉遊哉找座位的人頓時慌亂起來,感覺自己犯了大錯,有兩個人嚇得直接坐在了過道的台階上,生怕打擾了大師的彈琴興致。

    琴聲響起,肅穆冷峻如風吹過,換來另一個世界。行雲流水的音符傾瀉而出,温暖而夢幻,彷彿看到了年少時的傅聰,一邊練琴一邊看《水滸傳》,為了逃避老爸傅雷的責問,各種調皮。這個時候,這個穿着黑色唐裝,曲背拱腰坐在中式木椅上的80歲老人奇異地與西式鋼琴融為一體,散發出強大的氣場。

    這氣場從1955年傅聰獲得第5屆肖邦國際鋼琴比賽第3名開始積聚,經歷近60年的沉澱,踏破時空,呼嘯而來,緊緊縈繞在每個人的心頭。

    就連頑皮的孩子也被這股氣震懾了。現場不乏七八歲的孩子,可沒一個小朋友敢發出吵鬧聲。一個小姑娘不小心咳嗽了一聲,立馬捂住嘴巴,生怕招來白眼。“他太投入了,投入到嚇人。”16的小章姑娘學了多年聲樂,傅聰的琴聲讓她大開眼界,“可能只能這樣的老人才彈得出這樣的氣勢。”

    曲罷終場,全場陷入雷鳴般的掌聲中。雷鳴,是個用爛的詞,可昨晚,真找不出其他詞來形容掌聲的熱烈。今年正逢傅聰80週歲,這樣一場獨奏會,可能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下載客户端 參與人數,評論人數  去評論>
延伸閲讀
更多
讀圖時代